广告

第四章 老孙闹心

2019
11/19
17:54
分享

  [第1章 饭局金计]

  第4节 第四章 老孙闹心

  不一会,三人就赶到了急救现场,打眼一看,那位已经在一张白白的圆形桌上喝上了,三人慢慢走近。

  “老兄,咋的了?跟大家伙说说,帮你排解排解。”黎儿拍了下老孙的肩膀说道。

  “没啥,来,坐坐坐,陪我喝点酒就是对我最大的排解。”

  “谁惹到咱们二哥了这是?胆儿也太肥了!”蓝寯接口。

  孙志铭在家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一哥哥,也是个不省油的灯,现在一家中高档酒店做工,平时好喝点,能吹点,人长得也算帅气,平时清醒的时候比较深沉,不怎么爱说话,慢慢悠悠总是树立着一副大哥的风范,悠悠荡荡也活了20多年,并没有混出什么名堂,在所谓的“道上”曾经混过,身上纹一花儿,说是组织的标志性象征,周围的伴伴儿们也就似信非信的被这花儿给唬住了。平时,一旦有点空就给蓝先生来电,不是蓝请他,就是他请蓝,经常性的在“老地方”值夜班儿。

  “老孙,咱们不醉不归。”尚泉也插话。

  “没问题,尽情地喝,我请客。”孙志铭慷慨到。

  “老孙,到底啥情况,说说看,帮你分析分析,是不是因为小小的事啊?”黎儿关心道。

  “失恋了,你说…你说我对她…唉!”孙志铭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刚到嘴边的话又硬咽了下去,可以看出是多么的难以启齿,别有一般的苦闷和遗憾,说着话,嘴唇都在微微颤抖,可见这一族中“老二”是被彻底伤着了。

  其实,孙志铭也真是!这小小是女贵族中的一只稀有的青花瓷,谁敢轻易去触碰?谁敢轻易去拿感情跟这惹人眼球的花瓶作祟?碰了,抱稳了是挺好,但是没有那么大的钱包谁又能抱得稳稳的?这就好比养花,你要不断细心地伺候着,要不断的浇水、施肥、晒太阳,她的营养一点都不可或缺,而且还要摸清她的脾气,顺着她的性子,一旦缺失就等于要了她的小命,何况这是一大活人呢。这几人当中,就属蓝寯不知其中的来来去去,其他两位都很清楚孙志铭跟穆小小的关系。

  这穆小小也是外地草根农民夫妇培养出来的尤物,由于当下打工潮流的盛行,这穆家小姐就跟着大部队走上了这艰辛的革命道路。[ ]几年下来,没积攒下多少毛毛,倒是混了不少男人的脸熟,这儿一个哥,那儿一个哥的,混的她所驻足过的地方遍地是大哥。当然,她也算是这“贱族”里的大姐大了。

  说起来她来,还有一段小故事,就不得不说道说道这伟大的蓝寯先生了。蓝寯其实是首先认识穆小小的,后来又认识黎儿的;你说这龙族大地也真邪,真是缘分呐!蓝寯跟穆小小是网友,俩人在网上聊得很投机,一直都是以文字形式交流(有时用聊天工具,有时用手机短信),二人聊了一段时间,这天俩人约好第二天要去广场放风筝。第二天,蓝寯同学起床后就梳妆打扮好准备去见这神秘的网友,可是没想到的是电话没人接,蓝寯一开始也没想太多,后来又打还是没人接,这下蓝寯觉得不舒服了,然后就给对方发了一短消息:“美女,你好!今天的约会是否取消,收到请回电。”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对方来了一短信:“帅锅,实在是对不起,今天有事耽搁了,我还有一朋友也在广场呢,我就去不了啦,你去找她吧,手机号我一会发给你,实在不好意思。”蓝寯也只能乖乖地接受现实了。蓝寯少爷拿着手机犹豫了下拨出了穆小小给他发过来的电话号码,对方声音很温和:“你好!你找哪位?”“额!你是小小朋友吧,说好一起放风筝的,她来不了啦,让我过去找你,不晓得方不方便啊?”“嗯,我知道她来不了啦,她刚给我打了电话,那你过来吧,咱俩去放,我在广场等你。”“好的,那待会见!”“待会见!”俩人通完电话,蓝寯少爷就下楼朝广场的方向赶去了。

  没一会儿,蓝先生就与黎小姐在广场见了面。

  “我叫蓝寯。”

  “哈哈,你就是蓝寯啊,早就知道是你了,小小跟我提过你。”黎小姐高兴的音色中带有一丝得意的味道。

  “怎么称呼?”

  “我叫黎莎。”

  “啊!就是群里那个黎莎?”足见腾讯的力量深入中华大地的各个角落,势不可挡啊!

  “对啊,不行啊!”

  “呵呵,没有没有,只是太突然了。”

  “我也觉得挺突然的,怎么有空出来放风筝了?”

  “今天礼拜天,没什么事,就寻思出来透透风。”

  俩人都不知道聊些什么好,就稀里糊涂的瞎聊瞎问,东一扯西一拉的,没什么正题儿。

  “额,咱们买个风筝,放风筝去吧?”黎儿小姐终于把主题给找回来了。

  “嗯,好的!”蓝寯六神无主的应声道。

  就这样,这风筝一放不要紧,就把俩人的感情线给牵起来了。不久,二人仙人就开了房,失了身,狂风暴雨般的恋爱了。这穆小小也就被打入了下一个轮回,这辈子是没缘分跟这“贵族”中最难得一“帅锅”走进爱情漩涡了。

  言归正传,这会儿孙志铭同志就是为了这穆小姐愁眉不展,看下地上的空酒瓶,东倒西歪的,因为影子的缘故,七上八下堆得像是柴火堆里的烂木疙瘩,凌乱而又空洞,足以感觉孙先生现在是多么的心思惆怅,苦断情肠。

  “老孙,想开点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个爷们儿就得拿得起放得下。”蓝寯安慰道。

  “喝酒,什么都不说了。怨天怨地还是怨自己无能,没钱就是没用,没用就是没法得到女人的心呐!千杯啤酒顺肚流,滴滴眼泪上心头,爱情就是毒啊!”

  “俺娘唉!老孙,你就少发点感慨吧,兄弟陪你喝一杯。”尚泉随即应道。

  “来,干!”

  “叫我说,老孙,你也就死了心吧,都已经这样了,又何必呢?好聚好散嘛!”黎儿小姐终于憋不住了,开始了一番高谈阔论,“小小本是一风尘女子,性格随意的像木乃伊坟墓里长出来的月季花儿,不按这生存法则出没,虽是好看、漂亮,但你要不是魔怎么能降伏得了这朵带刺的花儿呢?好歹你也是混过的人,咋这么随心所欲,不过日子不知粮食贵呐?多想想自己的前途事业,混出点爷们儿样儿给她看看,到时候让她知道不选择你是她的损失;我们是姐们儿,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好去说什么,我也一直劝她,不管跟谁都要安安稳稳的找个可靠的男人,只是有时候,人的思想就是那么的让你难以捉摸,不经历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对是错;我劝你还是安下心来好好上班,挣点钱,混出点男人的模样来,别整天东成西就的浪里格浪。”这一席话真真说到了孙志铭的心坎里,蓝寯跟尚泉也听的心头颤颤的,仨老爷们儿都不敢吱声了。

  “来吧,蓝相公,咱们一起跟老孙喝个酒。”

  “哦啦,婆儿!”

  尚泉、蓝寯跟黎儿三人虽是句句相劝,可从孙志铭的表情和举止上仍能感觉出,三人的说辞只能治表不治本。

  几人来来回回的推搡着酒杯,不到半个小时,一提啤酒就下肚了,蓝寯喝的已经晕乎乎了,说话已经开始飙上了,义正言辞的批评起了众家兄弟的各种不愉快和自私形态,尚泉跟志铭在这种状态下,都不敢言语了。在他们面前,蓝寯就跟他们的大哥一样,一旦拉下脸来,都知道蓝先生开始絮叨严肃起来了,如果当众顶撞,后果是相当严重滴,从此也能看出蓝寯俘虏族中老爷们儿还是略略有一套他自己的哲学。年少虽轻狂,但不失大态,也许这就是蓝寯在这大学四年苦练修成的唯一令人赞赏的优点吧。

  此酒局断断续续,喝喝聊聊,一直延续到深夜几人才罢休,最后都喝的跟刚动完手术的病号一样,麻麻醉醉,颠颠簸簸,最后几人才散了去。

  当然,蓝寯跟黎儿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再回家了,而是去“洗浴中心”的。在这俩人的浪人世界里,过得是滋滋味味:搓个澡、按个摩……开个房间打个炮,黎儿小姐发发骚,一夜风流、一夜销魂……

  “一次!”黎儿在房间里数着。

  “15分钟,老公!老公……”

  “呃!歇歇,喝多了,奶奶的!”

  “老公,喝多了还有没有那么舒服啊?”黎儿骚里骚气娇滴滴的问道。

  “还好,还好!”

  “哼!我还要……我还要!”

  “你求求佛,我念念经,也许佛祖会赐给我能量,怎么这么色了!”

  “哼!就是很想要嘛,还没好呢,你就……”

  黎儿直逼逼的发骚,甚是想再要蓝先生临幸。蓝先生因为今日饮酒过多,性功能不受控制,便引起了这你要我不要的怪异措辞。这会子,黎儿小姐确实是受不了这爱欲的折磨,嫩嫩的玉指悄悄伸进被窝寻摸着蓝公子的福根,以助力自家相公再意欲勃发,以慰下唇。

  在黎儿这骚肉的暧昧和绵绵攻击下,蓝公甚是给力,两人又欲欲而欢,黎儿小姐依旧掐着时间,蓝公也是酒劲儿过后,甚是敏感,这一次就是四十分钟的激情大战,听着黎儿的淫淫语语的叫声,甚是销魂在即!俩人一宿做了四次。

  黎儿一早醒来喃喃道:“蓝寯,别睡了,快起来啦!才做了四次,就睡成这样啊你,哼!六次也没见你这样!以后别喝酒了。”妖狐的怨言甚是有种骚劲儿!

  不知你服没服,反正我服了!

  ……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推荐

网络服务使用协议
1. 特别提示
1.1 聊城新网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相关关联平台(以下合称"本网")同意按照本协议的规定及其不时发布的操作规则提供基于 互联网以及移动网的相关服务(以下称"网络服务"),为获得网络服务,服务使用人(以下称"用户")应 当同意本协议的全部条款,并按照页面上的提示完成全部的注册程序。用户在进行注册程序过程中点击" 同意提交"按钮即表示用户完全接受本协议项下的全部条款。
1.2 用户注册成功后,本网将给予每个用户一个用户帐号及相应的密码,该用户帐号和密码由用户负责保 管;用户应当对以其用户帐号进行的所有活动和事件负法律责任。
1.3 用户注册成功后,在使用本网服务的过程中,公司有权基于用户的操作行为进行非商业性的调查研究 。
2. 服务内容
2.1 网络服务的具体内容由新网视根据实际情况提供,例如博客、播客、论坛、搜索、视频、教程、下载、 题库、评论等。
2.2 本公司提供的部分网络服务为收费的网络服务,用户使用收费网络服务需要向本网支付一定的费用。 对于收费的网络服务,本网会在用户使用之前给予用户明确的提示,只有用户根据提示确认其愿意支付相 关费用,用户才能使用该等收费网络服务。如用户拒绝支付相关费用,则本网有权不向用户提供该等收费 网络服务。
2.3 用户理解,本公司仅提供相关的网络服务,除此之外与相关网络服务有关的设备(如个人电脑、手机 、及其他与接入互联网或移动网有关的装置)及所需的费用(如为接入互联网而支付的电话费及上网费、 为使用移动网而支付的手机费)均应由用户自行负担。
3. 服务变更、中断或终止
3.1 鉴于网络服务的特殊性,用户同意本网有权随时变更、中断或终止部分或全部的网络服务(包括收费 网络服务及免费网络服务)。如变更、中断或终止的网络服务属于免费网络服务,本网无需通知用户,也 无需对任何用户或任何第三方承担任何责任;如变更、中断或终止的网络服务属于收费网络服务,本网应 当在变更、中断或终止之前事先通知用户,并应向受影响的用户提供等值的替代性的收费网络服务,如用 户不愿意接受替代性的收费网络服务,就该用户已经向希赛支付的服务费,本网应当按照该用户实际使用 相应收费网络服务的情况扣除相应服务费之后将剩余的服务费退还给该用户。
3.2 用户理解,本网需要定期或不定期地对提供网络服务的平台(如互联网网站、移动网络等)或相关的 设备进行检修或者维护,如因此类情况而造成收费网络服务在合理时间内的中断,本网无需为此承担任何 责任,但本网应尽可能事先进行通告。
3.3 如发生下列任何一种情形,本网有权随时中断或终止向用户提供本协议项下的网络服务【该网络服务 包括但不限于收费及免费网络服务(其中包括基于广告模式的免费网络服务)】而无需对用户或任何第三 方承担任何责任:
3.3.1 用户提供的个人资料不真实;
3.3.2 用户违反本协议中规定的使用规则;
3.3.3 用户在使用收费网络服务时未按规定向本网支付相应的服务费;
3.3.4 用户将本网收费资源向任何第三方提供;
3.3.5 用户将帐号和密码向任何第三方提供。
3.4 如用户注册的免费网络服务的帐号在任何连续90日内未实际使用,或者用户注册的收费网络服务的帐 号在其订购的收费网络服务的服务期满之后连续180日内未实际使用,则本网有权删除该帐号并停止为该 用户提供相关的网络服务。
3.5 用户注册的帐号如存在违反法律法规或国家政策要求,或侵犯任何第三方合法权益的情况,本网有权 收回该账号。

主办:聊城新网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案4575454号 Copyright© 鲁西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