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库

深蓝琥珀3

发布时间:2021-04-13 09:41:22 | 来源:长走刀口


     

沧海心苏醒过来的时候,清冷的月光正透过破损的窗户照进来,地上一片狼藉。

他茫然四顾,芊芊呢?

不见人影。

床上斑斑血迹,那是她走火入魔时留下的。

沧海心挣扎着站起身,心中万分焦灼。

芊芊体内的浣魂琉璃珠,终究还是失控了。

它的力量复活了她,也极有可能毁了她。

那是毁天灭地的力量,可以超越生死,逆转阴阳,甚至颠覆乾坤。

当初沧海心冒险一试,将浣魂琉璃珠置于奄奄一息的芊芊体内,稳定其神识,复原其魂魄,历经七七四十九天,终于令她起死回生。但她也深知,这其中的险恶,稍有不慎,便会被反噬,甚至瞬间灰飞烟灭。

他成功了,她活了。

她遗失了所有关于他的记忆,他只能陪伴她,以师傅的名义。

发生过太多事情,他不敢奢求她还会爱他。他只希望她可以好好活着,这就够了。

沧海心踏着月色,消失在冷月阁大门之外的暮色里。

碧落海深处,苍梧之渊。

鲛皇脸色阴沉,紧锁的眉头已是道道皱纹。

一侧的大祭司恭声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浣魂琉璃珠再不归位,恐怕……”

鲛皇额头青筋暴起,厉声喝道:“燕恨水听令!率领八千精锐追踪逆子沧海心以及羽族公主芊芊,夺回浣魂琉璃珠,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燕恨水目露不忍之色,仍是沉声应道:“遵令!”

眼看着燕恨水率兵而去,鲛皇老泪纵横。

灵霄九重天。

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一片荒芜。

曾经的富丽堂皇,已如过往云烟。

繁华落幕,风光不再。

芊芊坐在巨大的石狮旁边,泪落如雨。

当记忆冲破封印的束缚,一切清明如镜,她的心都碎了。

她无法接受,只能选择离开。

可是离开又怎样?发生过的一切无法更改。

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不堪回首。

那个星光璀璨的夜里,一切都变了。

羽黄高高端坐在镏金宝座上,一声令下,几百个羽族精英包围了鲛人族太子。

沧海心和他身后的燕恨水脸上满是震惊。

鲛人族和羽族结盟之路就此断绝了!

可笑他们一直被蒙在鼓里,竟然对羽皇的阴谋诡计一无所知!

沧海心面无惧色,迎着羽皇戏谑的目光咬牙道:“为何你要背信弃义?我们联手对抗魔族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羽皇好整以暇,笑道:“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你们鲛人族的浣魂琉璃珠凝聚天地灵气,有了它,我便是举世无双的强者!收拾魔族,还用得着你们这些低贱族群?!”

沧海心冷笑:“浣魂琉璃珠如果落在像你这样的卑劣小人手里,那才是天地苍生的悲哀!你休想得到,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羽皇轻蔑笑道:“就凭你?”

沧海心冷静如古井不波:“就凭我,不信,你试试!”

话音未落,沧海心和燕恨水瞬间霸气狂飙!

白衣飘飞,大开杀戒!

羽族兵将们怎麽也不会想到,印象里那个温文尔雅的鲛人族太子,竟然如此气势磅礴,每一次攻击都是大开大阖,全然不顾自身性命。也许是两族结盟的失败,导致他和公主的婚事终于化为泡影,令他心灰意冷?

沧海心挥剑如雨,不断有羽族兵将血溅当场,惨叫声此起彼伏。

燕恨水步伐轻灵,来去如风,与沧海心配合默契,攻守兼备。

眼看数百人都挡不住这对拼命兄弟,羽皇坐不住了,从怀中取出浣魂琉璃珠,念动咒语,手法诡异地连连施展出十二种功法,借助浣魂琉璃珠的神秘力量,他绝不会让这二人活着离开。

光华闪耀,雷声轰隆,一种来自远古的洪荒神力突然喷涌而出,直奔包围圈中的沧海心和燕恨水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沧海心明知不敌,仍然聚集全身力量准备殊死一线!

任何时候,他都不会束手待毙。

突然,一个纤弱柔美的身影飘然而落,挡在他面前。

芊芊替他挡下了不可思议的致命一击,断线风筝一样狂喷鲜血倒飞而出,撞碎了墙角的石柱跌落在地。

她那琥珀色的眸子还没有闭上,定定地看着心爱之人,仿佛隔着遥远的千山万水,绝望而忧伤。

那一刻,沧海心深蓝色的眼睛里燃起熊熊烈火,暴喝一声,凌空飞起,浑身上下升腾起无可匹敌的杀意!

惊天动地的一剑!

登峰造极的一剑!

羽皇惊恐地发现,雪亮的剑锋已经穿透他的身体,嘴角溢出甜腥的血迹。

染血的长袖一挥,浣魂琉璃珠已经收入囊中,向后一个翻飞,已然落在芊芊身旁。

在羽族兵将目瞪口呆中,沧海心抱起芊芊,飞身离去。

燕恨水紧跟其后,边退边挡开飞射而来的羽箭。

回想起这些,芊芊眼泪都要哭干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她面前,泪眼朦胧中,芊芊认出正是最疼爱她的姐姐。

“芊芊?真的是你吗?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姐姐,都是我的错,我害死了父皇……”

“不能全怪你,其实父皇从一开始就在利用鲛人族,他做的一切,只是想获得浣魂琉璃珠。而你,注定要牺牲自己的幸福。”

“为了千古霸业,儿女的幸福微不足道么?……”

“芊芊你还小,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得失。只是,可怜了你们,彼此深爱,却无法相守终老。”

“灵霄九重天怎么变成了这样?”

“你和沧海心销声匿迹之后,燕恨水回到了碧落海,向鲛皇禀明一切,他恼羞成怒,率兵攻打羽族,我们羽族本就势单力薄,加之父皇陨落,唉!遭此重创也是情理之中。”

芊芊随姐姐回到当时自己的住处,精美绝伦的建筑都已经夷为平地,野草丛生,死气沉沉。

心中无比悲凉,想起沧海心,芊芊银牙咬碎,罢了!罢了!都是错误!枉负真情!你杀我父皇,屠我族人,毁我家园,我如何还能爱你?!我要让你们鲛人族血债血偿!

琥珀色的眼眸变得冰冷残酷,没有一丝波澜。

芊芊不会明白,浣魂琉璃珠正以暴虐杀戮的意念悄悄腐蚀她的神志!

云岚之巅。

夕阳晚照,霞光隐退。

沧海心痴痴地望着西沉的太阳,如同望着他和她之间的爱情。

当初的纯净炽热,都将变得世俗冰冷。

他的目光投向波涛汹涌的碧落海。

那是他的家,他的纯真年少,他的骄傲荣光,都在这里。

这里有疼爱他的家人,有可以自由徜徉的珊瑚礁组成的海底森林,有各式各样生机勃勃的鱼群虾蟹……有他最初的梦想和憧憬。

这里,也是芊芊每天都来修炼的地方。

月亮升起来了,沧海心仰望着皎洁的圆月,眼角滚落一串泪珠。

泪珠晶莹剔透,划过苍白憔悴的脸颊,落在脚边山石上,发出叮泠泠的清脆声响。

那一滴滴眼泪,竟然是一颗颗价值连城的珍珠。映着月色,显得圆润而富有光泽。

月圆之夜,鲛人泣珠。

也许,每一滴为爱情留下的眼泪,都比珍珠宝贵得多。可惜很多人不懂。

一阵清风一样的脚步,燕恨水的声音在背后传来:“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他走过来,与沧海心并肩而立:“鲛皇已经下令,全力追寻浣魂琉璃珠,你到底怎样决定?”

”我……我能怎样?……我不知道……”一种从未有过的迷茫让沧海心无所适从。

现在的他,哪里还有那个曾经冷静严肃,杀伐果断的鲛人太子的半点影子?

一阵沉默。

燕恨水淡淡道:“你下不了手,让我来!为了尽快平息苍梧之渊的崩塌,我必须杀了她!”

“你不能杀她,谁也不能!”沧海心忽然激动地大喊:“你若杀她,我便杀你!”他深蓝色的眼睛里弥漫了痛苦和决绝!

他们是兄弟!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说出这样的话,甚至比死更痛苦!

燕恨水反而笑了,眼睛里也有浅浅的笑意,“好啊,我先杀她,你再杀我,然后你把浣魂琉璃珠送回苍梧之渊,如何?”

“你……”沧海心呆住了,眼中再次流出热泪,珍珠一地。

有这样的兄弟,夫复何求?

他一把抱住燕恨水,狠狠在他背上捶了一下。沉声道:“我把芊芊体内的浣魂琉璃珠逼出来,她就会生机断绝。到时候,你再杀了我,你便即刻返回苍梧之渊!”

这次轮到燕恨水热泪盈眶了。他推开沧海心勉强笑道:“干什么婆婆妈妈的,咱们都不要死来死去的,我还要去冷月阁喝你珍藏的百年老酒呢!”

沧海心却认真地道“地窖里还有十二坛女儿红和十八坛千日醉,本就是给你留的,你统统拿去。”

两人一时间竟不知再说些什么好。

有些感情,真挚无价,一切尽在不言中。

月光冷冷洒在他们身上,清冽的山风吹得山顶草木沙沙作响,显得寂寞苍凉。

“你们都不必争了,你死,他也死,免得黄泉路上孤单,岂不痛快?”一个冷酷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蓦然响起。

两人一惊,扭头看去。

月光之下,一个俏生生的身影卓然而立。

不是芊芊还有谁?

一袭火红火红的长裙衬托的她楚楚动人。

沧海心大喜道:“芊芊,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好得很,我怎会有事?”芊芊的语气冷的怕人,琥珀色的眸子隐隐透出斑斑红焰。

燕恨水一把抓住举步欲行的沧海心。急声道:“不要过去!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芊芊了!”

面前的少女忽然咯咯笑道:“我当然不是以前的我了,因为我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我怎么还能是那个天真的傻子呢?”

沧海心听她笑声诡异,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柔声道:“芊芊,跟师傅回去,交出来浣魂琉璃珠,然后我们远走高飞……”

“远走高飞?你觉得,我和你,还有可能么?”琥珀色的眸子里红焰更盛。

“可以的,芊芊,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相信我好吗?”沧海心几乎是在哀求。

任何高贵的灵魂,在爱情面前,都会变得卑微,都会舍得放低身段。

爱之深,情之切。谁都不愿心里的人难过。

“相信你?可以啊…”芊芊笑靥如花,像一朵盛开在夜色中的红莲。“除非…你死了!”

话未尽,火红色衣袖呼啸着飘飞而来,一下勒住沧海心的脖颈,用力一扯,摔砸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树干上,卡嚓声中,树干折断了。

燕恨水飞身过去,一刀砍断了红袖飘带,拽起连连咳嗽的沧海心向后退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琥珀色眼眸中红焰暴涨,凌厉的杀机随着挥洒而来的银针席卷追袭。

燕恨水后腿一麻,跌倒在地。

沧海心一个趔趄,差点倒地。他勉力支撑,举剑对准芊芊:“不要逼我,芊芊,快醒醒,我是师傅啊!”

“你早已不是我师傅,从你杀我父皇,害我族人开始,我们就已经恩断义绝!”芊芊冷笑声中长发飘飘,又是一记灵力澎湃的必杀技。

沧海心来不及解释,匆忙躲避。

与此同时,燕恨水施展平生绝技,迅猛包抄,在背后一把抱住了芊芊,大喊道:“快!逼出浣魂琉璃珠!”

嘴角微颤,深蓝色眼睛蓦然一亮,双手凝聚神识,一股刚猛中夹杂着绵柔的巨力在沧海心右手食指指尖汇聚,发出耀眼光泽,像一团深蓝色星光。

刹那之间,心念转动,深蓝色星光直奔芊芊眉心奔去。

芊芊猛地一挣,甩开了燕恨水,不顾一切地向沧海心猛轰一招。

那道灵力凝结的星光,流星赶月一般拖着蓝色荧光,瞬间击中芊芊眉心,隐没无迹。

沧海心硬生生受了一掌,几个翻滚,落在悬崖边上。

再向前几步就是万丈绝壁,之下便是浩瀚的碧落海。

沧海心顾不得擦去嘴角血迹,因为他明白,成败在此一举,若再不出手,芊芊恐怕会彻底堕入魔道,再无回转余地。

深蓝色眼睛又一次深深凝望心底挚爱的女子,沧海心迎风站起,呼啸而过的长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的长袍,似乎要随风飞走的蝴蝶。

右手斜指苍天,左手垂指大地,一轮泛动着金色符文的光球包围了他。

“浣魂驱魔,琉璃入心,破!”口中法咒念诵,双目直直射出两道金光,迎面殁入芊芊双眼。

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霎那间吞噬了芊芊,她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要挣脱出来,可是又极力反抗不愿脱离。

狂乱之际,她听到心底一个惊骇而愤怒的狂啸:“杀了他!杀了他!”

一道流光划破夜色激射而出。

沧海心胸口一凉,低头看去,只有刀柄还留在体外。

是“冷情”。他送给她的神兵。

沧海心嘴角绽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鲜血汩汩流出,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向后仰倒下去。

万丈绝壁的最高处,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飘摇而落。

如同一朵终于不得不离开枝头的花朵。

与此同时,浣魂琉璃珠从芊芊头顶缓缓升起,她眼中的红焰也迅速消散。

燕恨水取出乾坤袋,手法快捷,将浣魂琉璃珠收入其中。

芊芊呆立着,心底忽然空落落的,难受至极。所有的声音和光影在眼前闪烁摇摆。

他的冷漠,他的浅浅笑意,他的不动声色,他的深深凝望……心里似乎有什么嘭的一声碎裂了。

“不要!师傅!……”芊芊心头剧痛,发疯一般冲过去,伸出手,向着那道白衣。

那是再也无法触及的思念。

突然之间,燕恨水被眼前奇异的景象惊呆了。他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了苍梧之渊迫在眉睫的危机。

红衣长发的女子,肩胛处蓦然泛起耀眼光芒,几乎是瞬间,一双洁白如玉的羽翅伸展出来,在月光下显得如梦如幻。

羽翅急扑,红衣在云岚之巅一闪而下。

月亮高高悬挂在夜空,碧落海像一个巨大而深邃的梦境。

红莲白雪终于合二为一。

再无遗憾。

深蓝色的眼睛里不离不弃。

琥珀色的眼眸里生死相依。

在万丈绝壁之间,所有爱恨情仇都化为了传说。

千古流传。

[图库]国庆假期 带你一览 迁西白羊峪长城绿道旅游区
[图库]深蓝琥珀3

主办:聊城新网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8056382号-1 Copyright© 鲁西在线